“谁能带给我快乐,我就喜欢谁。”

觉得这句话说得挺对的,但我不喜欢这句话。为什么呢?

  • 看逻辑:如果 X 能让我快乐,我就喜欢 X。这是对的。
  • 逆否命题成立:如果我不喜欢 X,说明 X 不能让我快乐。这仍然是对的。

这句话虽然对,但丝毫不会增加我的快乐,所以我不喜欢这句话。为什么不能让我快乐呢?因为它省略了太多的中间变量,让人误以为生活就是这么简单。其实生活确实不是特别复杂,但当你把它想简单了之后,它就会像二项式的 n 次幂一样在你面前无穷展开。

——中间变量是什么?或者用统计学专业术语来说,中介变量是什么?是脑子。


用脑子分析一下,快乐分两种:

  • 喜悦的增加,感恩多巴胺
  • 痛苦的减少,比心内啡肽

这两种东西都是脑子里的分泌物,物理层面的。而精神层面上,脑子还涉及到认知,而认知也分两种:

  • 短期的得失
  • 长期的利弊

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规划未来的能力,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 斯坦福 幼儿园的棉花糖面前做到「延迟满足」。

这样就是一个 2*2 的矩阵了:

  • 同样是感受行为决策后的喜悦,有人暴饮暴食,有人长期低脂
  • 同样是感受痛苦消失后的轻松,有人拿起刀片,有人举起哑铃

哪个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呢?


享乐主义的创始人叫 伊壁鸠鲁,而他最反对的事情居然是「纵欲」。因为在他看来,真正的享乐,就是长久地逃离不快乐。果然,强调享乐的人,本质上都是悲观主义者。一切美好之所以值得珍惜,只因人生苦短如梦幻泡影。

如何「长久地逃离不快乐」呢?不要纵欲,因为欲望一旦被满足,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空虚,和下一轮更加难以满足的欲望。如同一款劣质的塔防游戏,在 endless 模式里,你总有倒下的一天,而且终点越来越快地降临。但也不要禁欲,因为那样的生命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。

生命的价值在于享乐,一切体验的本质,都是享乐。

这里有一个漂亮的逻辑悖论:当禁欲主义者因为自己坚持禁欲而沾沾自喜(增加喜悦)或者摆脱了内心的不平静(减少痛苦)时,禁欲本身,变成了一种享乐。所以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禁欲主义者,至少没有活的。

明白了这一点,我们就能明白,为什么同样是追求快乐:

  • 有人变成了自律而体面的古罗马肉体
  • 有人却沦为自残而崩坏的屠宰场肉鸡

快乐,应该来源于爱自己,而不是溺爱自己。

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爱、都不珍惜,又怎么可能分得清身边人是想把你捧在手心里,还是想捧杀你?前几天学会一个新成语,叫「看杀卫玠」。

谁能给我带来快乐我就喜欢谁。只有当快乐是对的时,你的喜欢才是对的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7 月 13 日 09 : 44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